比特大陆与詹克团的“华为梦”

2019年初,比特大陆原董事长詹克团看见一篇文章,怒不可遏。文章内容中立,但传闻因提到詹未遵守承诺退出具体事务而导致他的不满。

2019年初,比特大陆原董事长詹克团看见一篇文章,怒不可遏。


文章内容中立,但传闻因提到詹未遵守承诺退出具体事务而导致他的不满。


文章说:“吴忌寒与詹克团已经双双卸任CEO职位,由一位项目总监王海超担任新任CEO,不过现在詹克团仍未完全退下来,仍然在列席项目会议。这意味着,比特大陆的管理层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仍然处于不稳定的状态。”


詹找遍公司各种人士,大吼:你们学学华为,能不能马上删掉。


如今,詹克团被吴忌寒罢免一切职务,而以删帖闻名的华为,正陷入公关漩涡之中。

比特大陆与詹克团的“华为梦”


朋友圈一位资深媒体人说:凡是善于删帖的企业,他们害怕的不是稿件,而是老板。


对詹克团的恐惧,比特大陆也一样。


信仰华为


詹克团对于华为的“信仰”,始于2018年初。在此之前,比特大陆并没有多少华为的员工。华为员工数量开始暴增,原因是詹克团要求必须从华为找人。


相比之下,吴忌寒也认可华为的一些制度。他认可与引入华为PDT和IPD制度,并且送给中层管理员工一本书:《华为能,你也能 IPD重构产品研发》。


比特大陆与詹克团的“华为梦”


不过也有人说,吴忌寒引入华为制度,是为了理清流程、加强各业务部的自主决策与财务独立核算,制衡詹克团的插手与影响。吴忌寒主导的另一家初创公司Matrix也同样使用了华为的PDT制度。


与吴忌寒对华为的实用态度不同,詹克团对华为是“信仰”,更多来自文化层面,尤其是华为军队文化与执行力。


这种信仰是有选择性的,华为的“以客户为中心”就很少提起。事实上,詹克团一以贯之的思路是,只要我们做得好,客户自然来买。“藐视客户”的思路,导致2019年产品遭到神马矿机大幅蚕食市场份额,AI芯片也销路不佳。


遭到詹解职的原AI销售负责人曾经与詹有过一次关于“是否以客户为中心”的辩论,长达两个小时。詹对此并不认可。


这名原AI销售负责人,是比特大陆挖来的唯一一位来自华为的原高管,但因为理念不合,后期多次与詹公开争执而遭到冷处理。在吴忌寒罢免前,他已经处于半离职状态,AI销售业务由来自华为的HRD负责。


在AI芯片客户普遍不够认可的情况下,詹克团仍然认为英伟达、寒武纪等公司不值一战,AI芯片的唯一对手只有华为。


这种信仰在2019年下半年达到了顶峰。詹克团甚至开始学习任正非签发文件。他要求工作人员全程记录他的讲话,并且转化成文字,全员发送并且组织学习。


华为员工


比特大陆2018年引入来自华为和360的HRD后,原华为的员工数开始暴增。这位HRD直接从华为团队式挖人,其中大部分是他过去工作过的同僚。


这导致的问题是,挖来的华为员工虽然有军事化的执行力,但大多专业并不对口,也不熟悉芯片。


HRD在詹的指示下,学习华为大幅招聘应届生。在2018年裁撤应届生以及与在校生解除三方合同后,2019年仍然准备招聘数百名应届生。


与此同时开展的是大量务虚的“洗脑式”培训,时间一般是周末两天两夜,公司员工不堪其扰。例如《学习华为 抓火车头 提升干部管理水平》,邀请华为前无线产品线干部部部长唐继跃讲课,内容与专业业务无关,主要是企业文化与领导力等务虚内容。


2019年吴忌寒罢免詹克团一切职务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更换并罢免了这位HRD。随后来自华为的矿机销售负责人、AI销售负责人纷纷解职。矿机销售负责人其实是吴忌寒招聘而来,但因为开启360度考评后内部反响不佳,进而换人。AI销售负责人是与詹不和,前期已经被詹软解职。


目前,比特大陆的管理层,已经基本没有来自华为的员工。来自华为的基层员工相对稳定,并没有多少变动,“只是踏踏实实干活”。事实上,詹克团也罢免过不少华为的管理层,只有极少数类似HRD这样的前华为员工,可以获得他的喜爱。


华为作为硬件、芯片的巨头公司,其中比特大陆的矿机、AI芯片竞品,也都有不少原华为员工担任管理层。华为的成功也是受人尊敬的,比特大陆一直自诩为“中国第二大芯片公司”,仅次于华为海思。


令比特大陆人恐惧的是,是詹克团对于华为文化选择性的信仰,以及因为恐惧而带来的搞小圈子、唯上的作风。


在全员大会上,吴忌寒宣布停止詹克团与原HRD模仿华为进行的公司结构调整,现场响起了掌声。


这一场学习华为的运动,终于结束了。

0

发表评论